不管是在阿咪的故事之前還是之後,拼圖喵一直都有遇到各種丟貓、棄養的情況。遇到的時候當然是蠻生氣的,但深入了解後,你會發現每個故事都有每個人的難處。

無法繼續照顧,就是棄養。這樣定義可能過於簡單。

從拼圖喵開始至今的這五年,我看過不少大家口中的"棄養"故事。

小桑跟小橘是兩隻來住宿的貓咪。原先說要住一星期,結果到了要回家的時間卻一直延,延住了兩個月,最後委託人小A乾脆避不接電話。持續關心之後才知道,小桑、小橘不是小A的貓,是小A前室友的貓。有一天前室友突然消失了,小A又正好在那時丟了工作,沒錢再租屋,就要搬回老家去了,不想把貓丟著,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最後才走到現在這樣。

二三是一隻路倒的愛滋貓。但好心幫助他的趙姊事先並不知道他是愛滋貓。救治檢查之後,趙姊因為家裡有一般貓,擔心相處跟傳染的狀況,所以無法帶二三回家照顧。只好帶二三來拼圖喵。

小藍是一隻年紀大了的慢性腎貓。原先主人說是因為小藍老了,所以想讓小藍來拼圖喵安寧住宿,但等到小藍來了我們才發現,其實小藍早就已經是慢性腎病貓,主人隱瞞病情是怕我們不收貓、還有怕要多負擔醫療的費用。聽說拼圖喵照顧貓很細心、中途費比起寵物長照都還便宜,所以就來了。

噹噹是隻雙眼全盲的老貓。噹噹馬咪帶他來的時候,只說現在無法照顧他,希望我們能收留照顧。但是幾乎每個星期,噹噹馬咪都來看噹噹,每次走的時候,彼此都好捨不得,很多時候噹噹馬咪都是哭紅著眼離開的。

這些看似棄養的故事,後來又是怎樣的結局呢?

小A雖然想留下小桑小橘,但他現在自身難保。說謊不對,但說開了就好。小A願意在找到工作之後清償兩貓的住宿費用,小桑、小橘也順利找到新家。

趙姊雖然家中無法收容二三,但總是常常來拼圖喵關心二三。直到二三上天堂的前幾天,趙姊幾乎是全家出動來關心、探望二三。

小藍對主人來說,可能只是一個經濟上的負擔。雖然原主人的生活與經濟各方面資源都算優渥,但是小藍似乎並沒有在原主人的資源分配與規劃當中。現在原主人的手機號碼已經是空號了。我們還是積極地連絡小藍的主人,希望他能主動來關心小藍。

噹噹跟媽媽最想要的,就是有一天可以再一次生活在一起。雖然在噹噹的生命走到尾聲的時候,媽媽的狀況還是無法帶噹噹回家,但是到最後,他們的心都是在一起的。

有的人其實是很愛貓的。只是當下他沒有足夠的資源,去照顧貓咪。資源有時候不單是可見的物資,資源可能是無形的時間、可能是現在自己的狀態、也可能是現在生活或心裡的空間,有時候就是無法再多一隻貓。

也有的人其實是從各方面都很有餘裕可以讓自己的貓咪安度餘生,但他選擇不要這樣做。

從這些故事的結局,我自己理出一個比較能接受的"棄養定義"。

我的棄養定義,是:不願意再將自己擁有的資源,用來照顧家人。

在處理每一個個案的時候,為了要確認是否符合這樣的定義,通常都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去深入了解、主動關心、多次開會討論,才能確認這究竟是一個需要幫助的人或貓,還是就是一個不愛了的棄養故事。

但我們還是堅持這樣做,因為我們相信:讓需要幫助的人得到幫助,讓需要負責的人勇敢負起責任,是正確的。

幫助拼圖喵繼續走下去

(贊助喵星人在地球的生活)

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,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。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,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。